2010年全国经济法学年会上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0-12-03浏览次数:533

2010年全国经济法学年会上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摘编于《2010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年会简报1-4期》(来源:经济法网)

 

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2010年年会暨第十八届全国经济法理论研讨会103031日在湖南长沙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南大学法学院承办。来自全国各地的300余位经济法学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共同围绕经济法与我国民主法治建设这一主题展开深入探讨。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王全兴、郑少华、单飞跃、刘水林教授参加了本届年会。

 

一、郑少华教授在大会主题论坛上的发言

 

郑少华(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各位同行中午好。我发言的主题是经济法中的社会政策与民生。 

首先,经济法与社会政策的兼容性。第一,从经济法与社会政策的理念看,经济法关注社会整体利益。社会政策必须涉及对中下阶层的关注。后者是社会整体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此可以推导出经济法的关注与社会政策兼容。第二,制定程序趋同。社会政策必须采取法定程序,民主化。第三,匹配性。宏观调控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没有与社会政策相匹配,导致问题多多,必须匹配。 

其次,生存权必须成为经济法的基本理念。第一,要更多研究合作社。合作社是完全可以和公司相匹配制衡的力量。第二,竞争法必须关注中小企业。第三,宏观调控法要更多体现就业和币值稳定。第四,生存权是政府规制的底线。 

最后,经济法和社会法要进行交叉研究,共同关注社会政策。两者不能分离,否则会出现很大问题,甚至会违背常识。 

 

二、刘水林教授在分组讨论阶段的发言

经济法总论组(第一阶段)的发言

刘水林(上海财经大学):上课时总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总论要讲哪些问题。主体制度总论没办法讲,因为无法和其他部门法相区别。人、企业和政府这些概念,民商法、行政法都有。但事实上,不同法律的不同观念对人的假定不同。民商法所假定的是抽象的人,而经济法则将人置于关系中,赋予某种角色。例如竞争法,就是将主体同结构关系相联系,一个主体的破坏性越大,影响就越大,则社会赋予其责任也越大。又如消费者保护领域,经营者在交易关系中越强大,社会责任就大。从这个意义上,法保护的是交易本身,而不是消费者。美国金融改革方案也是如此,不是从个体出发。不同法保护的社会关系不同,保护的主体就不同。如宏观调控,其调控的是结构关系,而不是调控部门和被调控个人与企业的关系。税收征缴影响的是不同产业,而不是影响中央与纳税人之间的关系。经济法应该着眼于推动整体经济发展,而不是个人如何更好的生存。在经济法的观念下,违法行为的危害与其他法不同,从而使经济法呈现出以规制为导向,而不是事后责任为导向的特点。

 

市场规制法组(第二阶段)的发言

刘水林(上海财经大学):我想谈谈反垄断法实施中的节点问题。节点问题有三个,我重点谈一个:对私人诉讼如何理解。大家提到反垄断私人诉讼都认为是民法问题。对于同一个案件反垄断执法机构和法院都受理之后,哪一种程序应该中止?孔祥俊说两者可以同时进行,但我认为同时进行一定会浪费资源。到底中止哪一种,应看两种程序的利用度。如果从经济法来理解,私人诉讼是结构建构诉讼,并非解决纠纷的诉讼。私人诉讼到底是纠纷解决诉讼还是结构建构诉讼?我认为是建构结构。它是通过诉讼,建构一种良好的秩序。反垄断私人诉讼中个人和解应该要限制,不能违背公共利益。私人诉讼是一种激励机制。不要认为一提起私人诉讼,就是一个民事案件。这样的话,私人诉讼没有一点意义,达不到目的。我的结论是:对反垄断法一定要用经济法思维进行思考。 

 

三、单飞跃教授在主持分组讨论时的发言

经济法总论组第二阶段(103110:20

主持人单飞跃(上海财经大学):经济法研究的话语体系和深度,以及真正从粗放经营走向集约经营这个学术提炼上,依然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首先,经济法研究存在路径重复和问题反复。一是导致经济法的贡献本身所产生的影响和评价的问题,或说社会效率可能会降低。要反思经济法做了什么?经济法过去有什么贡献和将来有什么贡献?二是经济法研究资源的极大浪费。几百人不断在起点和终点中反反复复走,意义不大。第二,要注意研究范式问题。范式是学术共同体的生命。新进入的研究者要遵守经济法的范式和经济法研究方法的范式。

另外,范式也是发展的。经济法研究必须禁忌一种倾向。要对经济法学术研究本身和经济法规律性加以重视,要用新范式新观点发展经济法。经济法本身就是一种知识客体和研究样本。已经做出的研究本身是客体化的知识对象。对这些研究要进行范式提炼。很多问题应该关注,但关注要遵守规范的学术制度。所有谈到的民主法治的东西在经济法里是内化和儒化的东西。不能拿着经济法的学术概念象外科手术刀一样对其进行强行切割。 对经济法的本体论、方法论有更开放的视角和更新的思考。

希望最后这一阶段发言不要做简单重复,点评不要简单逢迎。我们需要学术批评和学术讨论。经济法构筑真正合法权,路还非常长。 

 

主持人单飞跃:上午的讨论非常热烈。讨论在三个主题间切换,最后陈老师又将话题带回总论。怎么做到话题的集中化、思想的多元化,是很值得考虑的问题。李友根教授全程参与,由他今天下午代表我们分论坛向大会汇报。 

 

 

四、王全兴教授在闭幕式上对本次会议的学术总结

 

王全兴(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各位老师、各位代表,下午好!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没有能力为年会作学术总结,只能谈点个人参加本届年会所感悟到的体会。前面友根教授说他的小组总结是多余的,而我下面所说的就更是多余的了。所以,题目就定为多余的体会。主要有四点体会:

第一, 本届年会的背景因素和历史地位

我觉得,本届年会所处的时代背景非常难得,其中至少有两个因素值得关注。

一是转型与危机碰撞后转型更加紧迫。这里所说的转型,是继1978年以阶段斗争为纲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型之后的第二次重大转型,以胡温新政为标志。转型刚刚启动不久,就碰上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有人说,这次国内的重大转型几乎是30年一遇,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几乎是百年一遇,甚至百年不遇。国际上百年一遇的危机和中国30年一遇的转型碰到一块了,如同茫茫宇宙中两个不同运行轨道的天体在运行中发生的碰撞,是必然还是偶然,是幸运还是不幸,没法说清。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危机所击中的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软肋与这次转型的根本原因几乎重叠,尤其是发展方式的问题,其中如,经济增长的动力结构有问题,内需不足,特别是消费需求不足;贫富差别不断扩大,经济与社会断裂;资源透支、生态破坏,等等问题。既是转型的根本原因,也是危机所击中的软肋。问题是,在危机应对中,转型被减缓,致使危机前的问题在危机后更加严重。所以,党中央提出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刻不容缓。只有继续转型、加快转型,才有希望;如果不转型,或转型不到位,今后有什么国际动荡国际危机,我国的不利后果会更严重。在此意义上,只用危机后来描述我们的时代是不准确的,大背景其实是转型,转型与危机碰撞后转型,更要加快转型。

二是十一五十二五的交替之际。十一五即将结束,十二五即将开始。可以说,十一五十二五是上述第二次重大转型的两个阶段,十一五启动转型并遇到危机冲击,十二五十一五的继续,要加快转型。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本届经济法年会显得特别有意义。所以,本届年会对于研究转型中经济法问题,研究十一五尤其是危机应对中经济法方面的经验和教训,研究经济法如何应对和服务十二五规划的实现,是全国经济法学界的一次大展示和大动员。 

还需要说明的是,本届年会在湖南举行,在长沙举行,对经济法学界而言也有特别意义。开幕式上蒋院长说这次年会回到长沙回到湖南。经济法学研究会是2002年在长沙成立的,8年后回到诞生地举行年会,格外亲切。“8年抗战8年发展,成就令人振奋。所以,本届年会的规模最大,不是偶然的,是必然的。我们能参加这届年会,的确很幸运! 

第二,紧扣时代主题的名与实

我们可以发现,以往几次年会的主题名称中,都标明科学发展与经济法谐社会与经济法金融危机与经济法之类的时髦词汇,而这次年会的主题中没有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包容性增长之类的时髦术语。但是这次年会论文选题,仍然保持紧扣时代主题的特点。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将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任务概括为五个坚持,即坚持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坚持把科技进步和创新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支撑,坚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把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坚持把改革开放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强大动力。翻阅年会论文集就可发现:除科技进步和创新外,其他四个方面,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保障和改善民生建设两型社会改革开放,都分别是许多论文的选题;不仅如此,经济法学界在紧扣时代主题、与时俱进的研究实践中所形成的行之有效的研究框架,如背景——政策——法律背景——法益——法律技术”“经济——社会——生态价值/理念——体制/机制——制度/法律主体——行为——责任政府——社会中间层——市场等,在本届年会的研究成果中,得到了娴熟的运用。这都表明,紧扣时代主题、与时俱进,作为年会风格,由发展到;经济法学界在紧扣时代主题、与时俱进的研究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研究风格。这也是经济法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其成熟度得到提高的重要标志。 

第三,研究方法上的探索和亮点

在本届年会的论文和研讨中所体现出的研究方法上的探索,有如下几点值得关注:

一是研究视角的拓宽。除以往的经济、社会视角外,特别突出政治、宪政的视角,还有的从文化视角进行研究(如竞争文化)。这与十二五期间的改革是全面改革这一要求是一致的。

二是多种研究进路的并存。如形而下层次与形而中、形而上层次研究结合,更加注重形而下层次;立法研究与执法研究结合,更加注重执法研究(如反垄断法实施);定性研究与实证研究结合,更加注重实证研究,尤其是执法实证和案例实证研究;主义研究与问题研究的结合,更加注重问题研究。

三是有研究风格的学科特色追求。例如,各个学科都需要实证研究,但法学是实证研究应当与经济学、社会学等的实证研究有所不同,经济法学更应当有自己特色的实证研究。在这方面,友根教授对司法案例的实证研究值得关注。 

第四,经济法学科发展的思考

每届年会都为老中青三代经济法学者同时共同探讨问题提供平台,这对经济法学科的发展上,有重要意义。经济法学科的发展,是老中青三代经济法学者的共同追求。本届年会上,李昌麒教授以经济法研究的进路为题,并与宪政相联系,在大会上作主题发言,表明老一辈学者对经济法学研究方法的重视和引导。这次年会上,还有3篇论文是关于经济法研究的研究,用实证的方法总结经济法学研究的经验和教训,探求经济法学的研究规律。对于这样的问题,我这个年龄段的学者已没有研究的优势,因为对自己的成果有珍爱的偏好,对反思自己有惰性。而新生代对此有研究优势,没有包袱,对前人的研究敢于反思,敢于质疑。这在刚才的大会自由发言中,已有体现。这就是学科发展的希望。所以,对经济法学科发展,我们充满信心,绝对有希望。 

经济法学的发展,就是要增强经济法学科的理论解释力、社会影响力,尤其是学术成果进入重大决策和立法通道的参与力。其中,法律界、法学界对经济法学的认同度非常重要。经济法学在研究方法上固然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但是否为法律界、法学界所认同和看重,则还有问题。因此,经济法学作为新兴的法学学科,需要重视传统法学方法的运用和多元研究方法的优化组合。其中包括三类研究方法:一是传统法学方法,如注释法学;二是经济法学方法,经济法学界独创的有独特风格的方法;三是他学科如经济学、社会学等的方法。经济法学界对传统法学方法的重视和运用还不够,这或许是法律界、法学界对经济法学认同度不高的原因之一。希望经济法学界,尤其是希望经济法学界的新生代,对此予以重视。明年的中国经济法青年博士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办,主题就定为传统法学方法在经济法学研究中的运用,欢迎青年博士们参加! 

以上所说的,只是个人的体会,肯定有不对的,敬请各位批评!